photo  

在瑞士能有幸吃到cheese fondue,多虧了我和小倩的相遇

話說當初訂飛Zurich的飛機,一延再延,延到第三次才成行

多花了快兩百多磅的機票(交出論文的時間幾經波折)和快三百磅的冤枉錢(包括從倫敦要出飛前行李箱掛點→不得不買新的→耽誤到登機時間→機車的British airline小姐差15秒不讓我登機→被迫留宿在機場附近旅館一晚只剩雙人房可以住→還得重買一張原價的機票)

好不容易才踏上這塊嚮往已久的土地

從Zurich直奔interlaken的第一天晚上,連續快兩周平均睡眠3小時導致精神耗弱,狼狽得拖著近三十公斤的大行李箱在interlaken west車站鬼打牆就是找不到下榻的hostel在哪。晚上快10點星稀人寂,找了一個多小時在我幾乎要放棄的時候,轉個彎,燈火闌珊處的酒吧竟然就是我要落腳的地方=_=

風塵僕僕的check-in 完,想說無論如何,即使荷包大失血,一定要好好犒賞自己,來個的正統的cheese fondue暖暖胃。偏偏小鎮上幾乎每家餐廳都要求兩人以上才能點起司鍋。
千辛萬苦來到瑞士吃不到起司鍋,就跟到義大利吃不到Pizza,到西班牙吃不到tapas,到德國喝不到啤酒一樣讓人很想翻桌

一個人旅行,也是有這種很不浪漫的時候。

摸摸鼻子晃回hostel,無奈的一屁股坐在吧台前,想說今天晚餐將就一下好了
接過bartender帥氣的遞來的food menu
很認真的瀏覽完價目表後
非常不爭氣的點了薯條+啤酒(天殺的其實我很餓阿,但隔壁桌他們點的烤肋排一份要價45瑞法!!)
好在過嗨的bartender和他老爹(?hostel老闆?)輪流來跟我寒暄
才沒有扼殺了我對瑞士的第一印象

龜速啃完油滋滋的fries
連自己都搞不清楚怎麼把三十公斤的行李連扛上兩樓而沒有滾下來
開門看見擠得要死的六人小房竟然讓我覺得備感窩心
大概是因為很久沒有好好睡在床上(趕論文的時候多半是睡在computer cluster或人家家的沙發上)
能夠沒有顧忌的暈死在床上當時真的覺得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幸福的moment

還好這一晚,沒有讓人避之無法入眠,震耳欲聾打呼聲,如果有,我猜多半也是我要負責任XD

隔天醒來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半。人都跑光了,房裡只剩我和一個澳洲女生。來到這個戶外活動天堂還可以一派優閒的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我猜我兩也算是一種有著過人之處。漫不經心的看著澳洲女生show給我前一天他去玩拖曳傘的照片,一邊關注窗外灰濛濛的天空,心裡盤算著是到底今天就在鎮裡閒晃就好,還是一鼓作氣直奔Jungfraujoch。後來聽到澳洲女生說要去湖邊玩熱氣球,我也決定先坐火車上 Kleine Scheidegg探探路也好。

406416_4206197267726_1339440184_n  

搭火車上山的沿路上,風景美的一點都不真實
非常慶幸有乖乖聽當初在NCL couch surfing時host的建議,在瑞士的四天都獻給了interlaken和少女峰周邊城鎮。
比起燈紅酒綠的大城市,我更愛小鎮鄉間的自然風光

384246_4206194107647_3228321_n  

火車到了中繼站Kleine Scheidegg,山嵐繚繞,雄偉瑰麗的雪山近在眼前,更是激發了我一鼓作氣攻頂的渴望。迫不及待的跑去車站售票處詢問少女峰上的天氣情況怎麼樣,無奈車掌跟我說這個時間已經太晚了,不建議我再上去。既然A計畫被打槍,不如進行backup plan挑戰從Kleine Scheideggk為起點的健行路線。沒想到B計畫依然還是踢到鐵板,最近的健行路線到終點Männlichen後的下山纜車到五點就會關閉,而除非我腳踩風火輪,不然勢必不可能在20分鐘之內走完全程。所以今天非常標準就是一個探(ㄌㄤˋ ㄈㄟˋ)路(ㄔㄜ ㄆㄧㄠˋ)的行程,只是萬萬沒想到接下來卻讓我探到了奇妙的緣分。

上山不行,又捨不得拍拍屁股走人,我只好在車站周邊閒晃拍拍火車拍拍雪山過過癮。心裡想著得抓路人來幫我拍張到此一遊,偏偏我走的離車站有點距離,附近根本沒有遊客。左等右等好不容易遠遠走來一個亞洲臉,機不可失立馬就上前請他幫我拍照。一寒暄下驚喜發現中文馬ㄟ通,而且還不是內地口音,想說該不會是巧遇同鄉,頓時一股親切感油然而生。對方非常熱心的幫我拍了好幾張照片,還頻頻要我多換幾個背景,遇到如此有耐心的路人甲,十次裡面可以遇到一兩個就要掩嘴偷笑了!
隨後,他的夥伴跟上來了,是
一對年輕男女,男生溫文儒雅,女生氣質不凡,沒有濃妝豔抹,但就是會讓人忍不住想多看幾眼。看個他們嘻笑打鬧的背影遠去,不由得感嘆有伴真好,像我形單影隻要是上雪山,想打雪仗還不知道可以砸誰。

信步回到了車站後面,正想跟百年登山小火車合影留念的時候,嘩的不知道打哪突然冒出一批大陣仗的大陸旅行團,蜂擁擠到火車鐵軌上就是一陣鎂燈狂閃。無奈只好先閃邊讓旅行團拍個夠,心裡打好如意算盤,等等再伺機逮幾個落在隊伍後頭的團員幫我拍照。不料這批旅行團自得其樂得非常忘情,根本就沒有人要鳥我! 還來不及下好離手,遠處導遊一個登高一呼,整團人又唰的一聲鳥獸散不見蹤影。我傻眼的望著他們離去,還沒能反應過來,眼神一個飄移,喵到剛才那位亞洲臉又幽幽的出現在我視線範圍。他八成是看懂了我懸在半空拿著相機的雙手跟不知所措的表情,笑著點頭示意要幫我好人拍到底。這時,我們才正式開始攀談起來。

這位老兄是來歐洲出差的,他是四川人,太太是台灣人,所以他看到我份外覺得親切。跟他同行的女生,也就是小倩,是他的鄰居在德國念書,因為適逢德國放暑假,所以他們就相約一起來瑞士旅行。另一個男生是小倩的男朋友,南京人,跟小倩是德國的學校同學。他說他們早上才去了少女峰,本來在山下天氣差得要命,但今天已經是他們在interlaken的最後一個整天,明天以後他們就要去蘇黎世血拼了,眼看貴三三的少女峰火車套票就要付諸流水,只好還是硬著頭皮上山,沒想到天公作美,加上他們一路在火車上都念著奇怪的八字轉運箴言(他們有很認真的教我,讓我以備不時之需,但事隔多時我已經徹底的忘了),登頂以後一個雲出日開,豁然開朗,連阿雷奇冰河都看得一清二楚(不像我隔天上了少女峰,能見度只有10公尺,舉目所及都是白茫茫飛雪)。他們很開心的在山上打了雪仗, 玩夠了正要打道回府,然後再Kleine Schidegg車站突然決定再溜搭一會,這才碰見我。世界上的緣分就是這麼奇妙,如果他們早搭或晚搭一班回程車,或是我早早就起床沒有睡到自然醒直上少女峰,我就不會在車站附近悠轉,也就不會跟他們相遇。

這時車長喊著最後一班回程列車要開了,我們四人聊得投緣,所幸結伴一起下山。下山的車上,小倩話變多了,話夾子一開就是天南地北的聊起來。她是一個很有親和力又少年老成的女孩,似乎對台灣非常感興趣,一古腦的問了我一大堆台灣的小吃阿,旅遊阿,文化生活型態相關的事情。在國外這陣子,認識了好些大陸年輕人,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他們對台灣的認知的管道,多半是透過台灣的綜藝節目和藝能界訊息而來。像是康熙來了,或是時尚玩家,這種透過明星鋪天蓋地再宣揚台灣之美的節目,特別受到大陸年輕人的歡迎。看來台灣幾十年來反共剿匪的心願為果,反倒被對岸採取了經濟制約的大絕招,要破解這千千億億的人海跟錢海戰術,八成要靠小S和番茄兄弟出馬,滲透對岸潛移沒化年輕人的思想了(笑)。

在聊天得當兒,我不經意提到無法一嚐起司鍋的殘念,善解人意的小倩立馬像他的同伴們提議,不如下山後跟我一起去大啖這正統瑞士美食。一聽到他們屬意,我不禁默默在心裡鼓掌叫好!! 朝思暮想的起司鍋有解了!!.....(待續)

 

 

 

 

 

 

 

 

 

 

jaimede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