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氣好連小湖都很引人入勝  

最近過著奇怪的美國時間作息
每天想出門的時候都已經傍晚了
剛剛去Leazes Park散步
冷風颼颼一點都不像是夏天
比較像是台灣的初冬

正當我揪著圍巾杵在湖畔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興致勃勃的看著母鴨帶小鴨
旁邊走近了個散步的路人,丟了麵包屑餵起鴨子來。有趣的是鴨媽媽只顧自己飽餐,完全不管旁邊孩子的死活…

"The mother doesn't seem like caring her baby."

“I never saw duck mother feed her babies here. Not like other kind of birds. ”

然後對話就這樣展開了

 

對方是一個看起來很像Gay的中年男子,他若沒開口講話我可能分不出來他是男的還是女的。他說他每天都會來這裡散步

“It’s lovely here, isn’t it?”

 

我們東南西北閒聊,跟英國人聊天一定都從聊天氣開始,我問他說英國夏天是不是都這麼冷,他說這幾年比較奇怪。不過NewcastleManchester比起來算好得多,他以前念Manchester University的時候每天都要帶雨傘出們,North East比較乾,但冬天相對也冷多了。

 

接著扯一扯扯到他喜歡地中海的天氣,去年夏天本來想在南法小鎮買房子,不過有人勸他說過了夏天的high season再觀望看看,他去年十月回去看了中意的標的物,結果那個鎮跟鬼城一樣,空無一人。他在都市呆慣了,估計一定無法適應那邊的環境,乾脆放棄。他現在改變主意想搬到西班牙去,拼命跟我推薦Genora有機會一定要去看看

 

Genora本來是我easter西班牙大旅行其中一個很想去的地方阿,因為香水就是在那邊拍的。明明背景是義大利的故事,竟在Genora拍也是相當神奇。聽說Genora是少數整座城鎮羅馬時期建築保存得非常良好的一個地方,放眼望去古色古香的褚紅色會讓你有瞬間回到千百年前的時空錯亂感。可惜那時候我跟barcelona犯沖,才去第二天就在海邊上吐下瀉,然後倒在民宿倒了兩三天,什麼達利美術館、黑面聖母像,更遠一點的Genora通通化做泡影….

 

這位老兄似乎對南法跟西班牙很有研究,他說從Goenora可以搭bus到一個多小時以外的西法邊境的小鎮叫做perpnigon,那裡很值得一去,或者是轉火車可以到南法大城之一的montpellier,都很方便。的確,我曾經查過這裡直接飛Nice的機票都貴到讓人想哭,飛巴黎比較便宜,可以光從巴黎到南邊的TGV價錢就吃不了。NewcatsleBarcelona班次很頻繁,票價又便宜,的確是貧窮背包客可以考慮的一個方式。

 

接著又講我過幾天就要去的AmsterdamBruges。他說他18歲周遊歐洲大陸的時候有去過,他很喜歡Bruges,但是被Amsterdamdark side嚇得不知所措。所謂的dark side就是指紅燈區跟櫥窗女郎,我聽了覺得很好玩,他下了一句結論 ”I was quite shock. I think this is so call culture shock. ”

 

話鋒一轉,又聊到他沒去過Asia, 我推薦他可以先從日本開始(金拍謝,我沒有盡到落實國民外交的職責,理由如下)。這一趟在歐洲走走跳跳,我覺得台灣人固然很純樸可愛,不過提到國民水準真的還是沒有已開發國家來得高。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從來沒有在歐洲上到不乾淨的廁所(除了在london eye跨年的流動廁所以外,那個真的沒辦法因為太多人上)。無論是車站的、酒吧的、甚至是公廁,都維持得非常乾淨。而且歐洲都是坐式馬桶,想想如果是在台灣,你根本不會有坐下去的膽量。

 

講到日本不免俗會提到去年三月的大地震,他說他看新聞報導非常震驚。我問他說英國沒有地震嗎?他說非常少,殞石掉下來的機會還比較大。其實歐洲真得處在一個很得天獨厚的環境,英國是古地塊,所以不會有地震,也鮮少有颶風海嘯什麼鬼的,上個禮拜Newcastle下暴雨下到淹水在他看來可說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台灣一天到晚在地震、淹水、土石流,可是人們都還是可以在這種險惡的環境下努力的活著,這種勇氣和生活態度看在英國人眼裡很是佩服。

 

站在湖邊話夾子一開,竟然也閒扯淡扯了快兩個小時。只有這種時候我才有機會講到英文吧,想想沒課以後講英文的時候跟本屈指可數阿,加上平常混再一起可以講英文的同學都回老家去了,根本就找不到人講話。頂多只有去買買東西的時候說個”I don’t need a bag”或去boots找洗面乳找不到時問”Excuse me. Could you help me blablabla”。我忍不住跟他感嘆,我英文好差阿~這位老兄試圖安慰我卻適得其反,他說不會啦,不會比我中文差,聽得我有一點哭笑不得….

 

我跟他說,我回去以後要去學西班牙文,在西班牙旅行的時候講話沒人聽得懂,也聽不懂人家說什麼實在讓我非常挫折。他說他也正在學,好搬到西班牙的時候可以用。很奇妙的是我在西班牙旅行時遇到的外國人或多或少都會講個幾句西文,像我這種西文一竅不通還支身勇猛得跑到Andaluci鄉下似乎並不多見。

 

聊到快10點天都要黑了,我們才互道Nice to meet you 各自離去。老實說,英國人沒有傳說中來得這麼冷漠,之前有一次從londonnewcatsle的火車上也是跟我臨座的一個英國中年女子哈啦一整路。跟她聊完才知道在英國帶狗看醫生原來比人還貴個兩三倍,她說她家的狗一個月花他一千英鎊有餘。還有一次去Tynemouth,遇到一個當地阿桑,不過就是請她幫忙拍照,她非常熱心的用濃濃英國腔跟我介紹從威廉王時代起當地的歷史(沒有豔遇,但非常有長輩緣的意思?!)。不過真的要比較起來,英國人就是禮貌性的跟你寒喧,德國人還是高居我遇到對旅人最熱情友善的榜首,想當初在德國小鎮只要攤開地圖,就會有人主動過來幫你指路,連不會講英文的老奶奶也硬是要用德語雞同鴨講半天解釋給你聽,超級可愛。這次去荷蘭不知道荷蘭人會不會異軍突起呢(我想應該不會,看之前住我樓下的Emil可以略知一二,一整個就是客套掛的大叔)?拭目以待吧!

jaimede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