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inbow.jpg 

 

"我曾經愛上一個 迷戀著彩虹的男孩" 

假如仰望天空就可看到,
光芒色彩不褪漫溢開來。
如果變成太陽那樣的話,
就無論何時都會在不斷照耀著了---bye L'arc~en~Ciel 瞳之住人

 

Episode 1

"要不是因為還剩一科工數要補考 我也不會被困在這個鬼地方不得逍遙"
我忍不住在心裡嘟噥。早該是放寒假的時候,剛剛從校門口一路到宿舍,
只剩零零落落的小貓兩三隻。
幾個禮拜前還是生意盎然的校園,沒眨眼功夫,全作鳥獸散。

無奈的打開電腦,系站的bbs上使用者名單,
帳號列表佔不到一頁的1/3。
同學們返鄉的返鄉,狂歡的狂歡,
剩下幾個跟我一樣的可憐蟲,也因為正忙著啃書而不見蹤影。
瞥了一眼椅子旁邊散落的紙袋,
每一件都是我忙裡偷閒千里迢迢跑到台北東區大肆血拼的戰績,
現在卻累得連從紙袋裡拿出來鑑賞的力氣都沒有。

 

『學妹 在嗎?』 突然,一顆水球把我的注意力拉回電腦銀幕上。

『在阿』 我心想,難得有人都放了假還掛在線上。

『你怎麼還沒回去』

『我下禮拜還剩一科得補考,考完就可以解脫了!』

『好慘喔 我們剛剛考完最後一科信號與系統。』

『是喔!』 他看不到我嘴角的苦笑。

『待會要去唱歌慶祝一下,你要不要去?』


馬拉松式的逛了一整天的街,身體的每一吋細胞都在尖叫抗議。
桌上攤著一半的原文書,
讓罪惡感更是膨脹成一隻張牙舞爪的猛獸,
咆嘯著"You shall not pass!"的猛獸。

"反正,今天也不會唸了。明天再說吧!"
幾度短兵相接的天人交戰,我最後決定在撒旦喬裝的毒蛇面前,吞下誘人的罪惡蘋果。


『好 幾點約在哪??』


重重的按下Enter鍵,順手闔上書本
"誰叫我愛唱歌成痴呢?"  幫自己找藉口,部用太講究。

 

 

 

 

 

 

『學妹 你來啦!』


一推開包廂門
揪我唱歌的小史學長發現我猶疑的杵在門口 ,適時的給我一個熱情的招呼
定睛掃過全場,大部分都是認識的系上學長
旋即,我換上了交際應酬時的公關笑容,一一跟大夥攀談起來
當然也不忘在寒暄之餘,關照關照點歌機
把握機會好好點幾首新歌練練



『誰點的彩虹阿?不唱要卡囉!』

『日文歌一定是neo點的啦~麥克風撒起啦~』



沉默坐在角落,一個穿黑色毛衣紮著馬尾的男生,緩緩接過遞來的麥克風。

其實 我一進門就注意到他了。
他是小史的同班同學,平常很低調,鮮少參與系上的大小活動。
之所以會對他有印象,是有一次中午大家在餐廳茶餘飯後聊八卦時,
出自於他室友口中的經典事蹟.....



『那個Lisa跟大頭好像分了耶!』

『對阿 常聽他們再吵架 吵這麼兇要不ㄘㄟˋ 也難』

『拜託 哪對情侶不吵架阿』

『講到這個,我室友neo才好笑咧 。我房間跟他只隔著一道牆。
有一次聽到他跟他女朋友又在吵架,吵到一半,房裡就出現吉他的聲音
但他女朋友還繼續破口大罵,妙的是琴聲也沒間斷過!
這就是所謂的對牛彈琴嗎?哈哈哈....』



聽到當下,腦子裡只閃過一個念頭:這個人反應真是與眾不同,旋即就被大家起鬨訕笑給淹沒 

這會兒,男主角跳脫了流長緋短的八卦故事,活生生出現在眼前, 
不免引起我萬分好奇,一逮住機會就偷偷斜眼打量他。

前奏一起,挾帶而來的是綿密得讓人無法喘息的鼓聲,間或震耳欲聾強行入侵耳膜的重拍。

"彩虹?搖滾樂團嗎??"我心想

身為熱舞社熱血份子,崇尚R&Bhiphop的我,
對這種扯破喉嚨聲嘶力竭,跟悅耳絲毫扯不上邊的暗黑音樂,總是抱著敬謝不敏的態度。

"在穿越而出的大地,到手的是自由

maybe lucky maybe lucky

I dare say I'm lucky....."

 

neo開口的那一刻,我像被梅杜莎逼視而石化般,全身動彈不得。
眼睜睜看的他用穿透力十足的嗓音,一小節一小節攝走我毫無招架的魂魄。
突然間,我覺得搖滾樂並沒有那麼刺耳了。
那是一種衝擊過後的和諧,血脈噴張後的精神至上。
眼前這個人,輕輕晃動著身體,跟節奏合而為一,臉上陶醉的神情發著光,讓我看得迷茫。

一道悠揚的顫音,neo結束他的華麗演出。

『阿你是在開個人演唱會喔!』

小史在掌聲之後,戲謔的調侃了他一番。
而我,則是努力平復心中激起的洶湧波濤。並開始偷偷奢望,夜裡剩下來的時間,
有機會可以跟neo說到話,但他似乎無視我的存在,頂多是在我唱完我的拿手曲之後,
跟著眾人給予善意的鼓掌。期盼一次又一次的落空,直到曲終人散。

 

"這一晚,我們不曾交談過半句,但透過彩虹,我看見你瞳裡的光芒..."

 

 

 

我天真的以為,我們只是兩條交叉線,有緣共處一室,是我們生命中唯一交集,
完全沒料想到,眼波流轉的餘波盪漾,才正要開始發酵.........

 

 

jaimede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